漸漸的我開始拒絕觀看新聞
台灣的新聞報導是種變態的呈現
漸漸的折磨著人的良善
 
漸漸的我的哭點變低了
區區戲劇之中的親情情節居然能夠讓我痛哭流涕
我想起了我的媽媽
記憶中的媽媽容顏但漸漸的記不起媽媽的聲音
悲傷一天就足夠了?
那天聽著朋友說著這句話時我有短暫的沉默
人的堅強總會在某段時間某個事件而摧毀殆盡
而後的懦弱、茫然、試探與尋找
漸漸的才會學習如何再次堅強
面對摯愛親人的逝世
你往往無法事先做好怎樣的心理準備
而這樣的悲傷並不會在一天之內說結束就可結束
漸漸的你總會因記憶中的某個對話或是路上的某個街景
勾起了那經日累月後習慣了的悲傷
  
漸漸的我們老去
漸漸的我們都會再面臨至親至愛的人死別之慟
然而現今的我
無法告訴任何人的安慰
因為這皆是個人的感受不同
每個人會選擇了其想要聽取的方向是因為內心想要的信仰
從前我會說盡節哀..想開點..這是命定..勇敢堅強面對及向前等等字句
但如今
我甚麼話也不說了...只能靜靜去傾聽
 
漸漸的我終於有勇氣觸摸逝去媽媽的照片
即使淚水流了滿面
今夜我有好多話想跟您說
也許您會責唸我的懦弱
但您更會包容著我們的吧
 
漸漸的我會減少流淚
但今晚
就讓我哭個盡情吧
而後再次習慣那思念的悲傷。。

創作者介紹

芸芸

yunyun198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